乌兹别克斯坦新增9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累计190例


马尼托巴省增至103例,死亡1例。

其他各省当天公布的数据如下:

“人们不能悼念自己死去的亲朋好友,这个场景太令人心碎了,也很可悲,”马尔默公司里的一名丧葬承办人奇斯曼说,“每个人现在都在等待,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们不敢出门。他们的亲人离世了,而现在他们却不想和自己的亲人待在一个房间里。”

在一个普通平常的工作日,“临终关怀”从业者帕特里克·马尔默需要负责处理大约40具遗体。而如今,结束一整天的工作后,还有大约143具遗体等待着他去处理。

有一个家庭的故事让他记忆深刻。“他们失去了一个7岁的孩子,他从牙买加到纽约接受特殊治疗。”他讲道。男孩去世后,他的母亲想让儿子回到故乡安息,但她甚至无法买到一张回程的机票。“我告诉她,我会把孩子的遗体一直保留,直到事情得以解决。”马尔默说。

马尔默的团队在车里配备了工业消毒剂喷雾,当他们从医院太平间接走遗体后,会立刻向装尸袋喷洒消毒剂,尤其是拉链部分,然后再打开袋子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还会用消毒剂浸泡过的纸巾遮挡住嘴部,以确保至少能部分阻断无意中散出的携带病毒的物质。

即使亲人并非感染病毒去世的家庭也会受到影响。马尔默的公司还从其他国家运送逝者遗体回到美国,但这场疫情让国际旅行变得极为受限且复杂。

疫情爆发的另一个后果,是遗体从医院到殡仪馆,再送往最后安息地的过程变得复杂而缓慢。“我们现在陷入了困局中,”马尔默说道。“从来没有面对过这样的局面,我们同样处在一个未知的领域。”奇斯曼解释道,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新冠病毒的测试速度,尽管纽约已经加快了速度,但他说仍然需要几天时间才能得到结果,拿到死亡证明,然后获得火化或埋葬遗体的许可。

对新冠肺炎逝者家属而言,这是一个让人痛心的特殊时期,由于密切接触者必须自我隔离14天,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参加葬礼。而另一些人则因为害怕感染风险,不愿出近距离接触感染病毒的遗体(即使防腐液可以杀死病毒),还有人甚至害怕出现在任何有人的地方。

当天早些时候,魁北克省宣布新增732例,累计4162例。这是该省截至目前新增感染病例最多的一天。死亡病例增至31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