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应对疫情 塞尔维亚精锐特种部队上街巡逻
来源:为应对疫情 塞尔维亚精锐特种部队上街巡逻发稿时间:2020-03-31 14:39:39


上述推测结论来自两位病毒学专家: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玛丽·巴希尔传染病和生物安全研究所的爱德华·霍尔姆斯(Edward C. Holmes)教授,以及中国疾控中心(CDC)传染病预防控制所研究员、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兼职教授张永振。当地时间3月26日,这两位“老搭档”联合在顶级学术期刊《细胞》(CELL)上发表了一篇评论“A Genomic Perspective on the Origin and Emergence of SARS-CoV-2”。

研究团队最终发现宿主蛋白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可有效抑制新冠病毒复制。

作者们认为,蝙蝠的生理学研究和基因组测序结果为解释其耐受病毒的能力提供了多种解释,而功能基因组学筛选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病毒感染蝙蝠细胞所需要的宿主因子。

两万多个基因筛选:蝙蝠与人类的病毒感染机制有何不同?

虽然没有证据表明这种变异的能力将导致任何表型的激进变化,例如传播性和毒力。但是,他们认为监视病毒传播过程中任何表型的变化显然是重要的。

新冠病毒感染者的病例数量正在迅速增长并在全球范围内蔓延。然而,实际病例数很可能比报告的数字要大很多,因为非常轻微或无症状的感染者常常未被统计进去。作者们提到,这实际上显然意味着与COVID-19相关的病死率(CFR)将低于目前引用的数据。

除此之外,两组筛选都发现了一个共同的新的宿主基因MTHFD1。MTHFD1编码亚甲基四氢叶酸脱氢酶,是DNA和RNA的组成成分嘌呤碱基从头合成的重要代谢酶。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们在文章中提及,基于他们过于研究冠状病毒的经验,除了在动物宿主中发生演化外,早在2019年12月之前,病毒可能已经在在人群“隐秘传播”(cryptic spread)阶段发生了一些关键突变。

比如说斯洛伐克,前几天有政府官员质疑,从中国采购的快速检测试剂盒可靠性问题。那么中国驻斯洛伐克使馆立即向中方有关公司进行了了解。那么初步的判断是有关医务人员误将惯用的核酸试剂检测方式用于新购买的抗原试剂盒,造成了结果的不确定性或者不准确。驻斯洛伐克使馆已经就此作出了提醒,要重视区别不同检测手段的差异性,对此斯洛伐克外交部已经明确感谢中方在艰难时刻帮助斯方,赞赏中方协助斯方进口医疗物资,愿与中方继续加强防疫合作和经验的分享。

张永振等人表示,虽然SARS-CoV和MERS-CoV都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并且都有蝙蝠宿主,但是这些病毒之间的生物学差异是惊人的。“如上所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明显更强,导致它与SARS-CoV和MERS-CoV的流行病学动态非常不同。”